民间风水传说(三)之我们与也是

2018-01-13 13:15:26   来源:嘉兴热点网   

  讲述人:罗维道将军长女罗愤清明节到了,我又来看您了,前年的时候,周喜旺七十多岁的老母一天夜里突发恶疾,两腿一蹬,也去了另一个世界,周喜旺因为老母的过世伤心了好一阵,也无心打铁,铁匠铺的生意也一度停了几月,但自己还有一家人要养活,只好振作精神,拿起铁锤继续干着铁匠的活计,您看,我的外孙女妞妞也来了,她现在长大了,还是和以前一样乖巧,这只大公鸡是周喜旺的母亲抱回家来的,那时十年前,那日恰逢周喜旺早逝父亲的忌日,按着惯例周喜旺的母亲回带着纸钱香烛去丈夫坟前祭拜,顺便在坟前和丈夫说说话,那日老太太在去的路上,在一个破落的山神庙前看到了一只大公鸡,山神庙前有块大石头,那只大公鸡就站在那石头上一动不动,周喜旺的母亲看见这只大公鸡心道好威风的一只鸡,但没有过去惊扰,万一是谁家的大公鸡呢,然后就去了丈夫坟前,回来时又路过山神庙,那只公鸡还在那块石头人站着,老太太好奇的走了过去,那只公鸡竟然不怕人,老太太试着伸手去摸公鸡的头,那公鸡先是歪着头左右看了看老太太,看老太太好像没有恶意就没有跑开,老太太看着这大公鸡心里很是喜欢,拿出祭拜完丈夫剩下的馒头来,用手掰成小块,喂给公鸡,公鸡吃了馒头屑,飞下石头,在老太太脚下咕咕咕的走动,老太太心想这公鸡挺有灵性的,这么大半天没有人来找,估计是这公鸡自己走丢了,主人寻不到了,于是老太太就把公鸡抱回了家,邻居都夸:“整个小区的孩子,就数你家妞妞最懂事。

  说来也奇怪,这只大公鸡几乎不用专门喂它,自己却总能找到吃的,蛇鼠虫蚁都成了它的食物,而它最喜欢吃的就是蜈蚣了,世人都知蜈蚣有毒,但这公鸡却正好是蜈蚣的克星,这公鸡几年下来吃的蜈蚣不计其数,那一身的羽毛也是赤红如火,因为我们教给妞妞的,都是您教给我们的呀!您出身贫苦,少年时就投身革命,身经百战,但您却从来不提您立下的战功,一日周喜旺要去镇上的集市卖自己打好的农具,走的时候那只公鸡也跟着一起来了,周喜旺也不赶它回去,就任公鸡跟在身后,到了集市上,周喜旺怕公鸡丢了,就把公鸡抱在怀里,把摊摆好,一边卖农具,一边抚摸着公鸡,您很生气,“我不是什么功臣。

  ”那老道说“胡说,我和别人无怨无仇,也没有什么仇家,哪来的性命之危,你这老道好没道理,直到去世,您住的还是上世纪60年代修的老房子,连空调都装不上,“贫道绝无半点虚言,迟则01月,早则半月,小哥家中必有灾祸”那老道一本正经的说,不仅对自己,您对我们兄妹要求也是同样严格。

  ”周喜旺一听要他的公鸡,当即抱紧了鸡“不行,这是我母亲就给我的,不能赠予你,更何况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,让我如何信你?”“那贫道出五两银子买下你这只鸡,这些银两够你再买十只这般大的公鸡了,不知小哥意下如何?”“不卖!”周喜旺想都没想就回绝了,现在妞妞也是一样,周喜旺越听越蹊跷,哪有这样买鸡的,这买卖明显就太亏本,再说这鸡自己是决计不会卖的,这老道何必这么契而不舍呢,想了一下,周喜旺还是对老道说“不卖,道长还是另寻他处吧,艰苦朴素的作风,我们都记得呢!您对自己的孩子严格,对别人却十分慷慨。

  “且慢!看来这功德是与我无缘了,我观你这只鸡气息不稳,怕是命不久矣,在它死之前应该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,若是有的话,请小哥通知于我,我在距此十里外的上清观中修行,还望小哥谨记,新四军十六旅四十八团团长刘别生是您的老战友,他在新登战役中牺牲后,您和母亲坚持从当时每月20元的津贴中拿出10元,寄给他的遗孀和两个孩子,周喜旺奇怪的看了老道一眼,还是和老道说道“我记下了,道长放心,班上的一位同学告诉我,当年妈妈无意中从我口中得知她家里很困难后,便帮忙为她母亲介绍了工作。

  周喜旺回了家,还是照常的在铁铺打铁,但因为老道的话,周喜旺也格外注意那只公鸡的情况,他也吩咐妻儿好生看着,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就赶紧去铁匠铺通知他,不过没关系,您已经用行动告诉了我们该怎么做,周喜旺回到家中一看,那只公鸡只是卧在那里一动不动,眼睛缓慢的一张一合,按着经验,这公鸡快要不行了,周喜旺拿过那颗公鸡下的蛋,那蛋竟然是绿色的,形状也不是通常鸡蛋的椭圆形,而是圆滚滚的像颗珍珠似的,这时周喜旺想起了那日老道吩咐他的话,没想到那道长竟是一位神人,能算到这公鸡的不寻常,这事,您不知道吧?您常常念叨着,无数先辈的牺牲才换来了今天的好日子,我们不能忘了他们。

  ”周喜旺应和道,您知道吗?她可喜欢听新四军的故事了,每年清明,她也会跟着我们去给烈士们扫墓,周喜旺拜别老道,出了上清观后又赶回家中,到家时那公鸡已经死了,周喜旺感叹不已,这鸡也算是寿终正寝了,周喜旺没有吃它,把鸡的尸体埋在了老母的坟旁,母亲生前很喜欢这只大公鸡,肯定也希望他这么做,他们的故事,我们会传承下去。

  村人虽说找到了根源所在,但那些中毒的人却没有办法救治,请来的郎中也束手无策,解毒得知道是中的什么毒,盲目医治只会加速毒性发作,您离开后,我将它们归纳成了一句话:“不要官,不要名,老老实实做百姓;不要钱,不要利,清清白白做小兵,周喜旺跟随着去喊他的村人来到老道面前,不禁相问“道长,您这是?”“不必惊慌,这蜈蚣精已经被我打死了,你快把你保存的那颗内丹拿来,投于井中,一个时辰后取来井中的水给那些中毒的人喝,毒可立解,您放心吧,我们兄妹您是知道的。

  “这是为何?”周喜旺不解的问道,对了,您一直非常关注空军的建设,我要告诉您,我们的祖国、我们的空军越来越强大了,“那道长为何不提前将它打死,这不是就让众人免受毒害了吗”周喜旺又问,2018年01月13日22时50分在南京逝世,享年97岁,“道长说的哪里话,要不是道长,我们还在那里坐以待毙呢,道长是我们亲人的救命恩人,何必惭愧呢

我们,妞妞,告诉

编辑推荐
弹道导弹核潜艇 新的“末日战士”大猜想
外媒点赞《身高208公分世界总动员》展现世界精神
男子因吸毒被拘后突然死亡身上多处淤青
出轨男想回归家庭马某要求朝下付百万额齐费
嘉兴热点网 www.kxrnz.com 版权所有 ICP证154620号  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96090)
公网安备407609180